W

阅读碎片-About Rain

On 2021/05/05, in 生活, by Blxc

《百年孤独》是第二次看了,第一次是在大学,记得最后看完是在三教一个光线不甚很好的教室。第二次是在某次出差的酒店里。第一次惊讶于书中复杂混乱的人物关系和魔幻现实主义的描写手法,第二次则是莫名记住了马孔多的雨。

无论如何,每次看完合上书本后那股莫名的眩晕和虚无感,总能令我想起中学某个夏天,放学后在河边第一次偷抽完烟的时刻。

……

赫里内勒多•马尔克斯上校第一个感觉到战争的虚无。身为马孔多的军政首领,他每星期两次与奥雷里亚诺•布恩迪亚上校互通电报。起初,这种通话决定着一场血肉战争的进程,那清晰的局势让他们任何时刻都能确认所处位置并预见未来走向。奥雷里亚诺•布恩迪亚上校虽然从未与人推心置腹,即使对最亲近的朋友也不例外,但那时尚保持着亲切的口吻,能让线路另一端的人辨认出来。很多次他都延长谈话超出预计,扯开话题拉起家常来。然而随着战事吃紧战火绵延,他的形象渐渐黯淡,消逝在一个虚幻的世界。代表他声音的点横越来越遥远模糊,汇聚组合而成的词语逐渐失去意义。赫里内勒多•马尔克斯上校只是倾听,心中却感惶惑,觉得仿佛在和另一个世界的陌生人通电。

“明白,奥雷里亚诺,”他总是按下发报键这样作结,“自由党万岁!”

他最终失去了与战争的一切关联。曾几何时一段真实的经历,一股青春年代不可抗拒的激情,如今对他而言已成为遥远的注脚:虚无而已。他在阿玛兰妲的缝纫间里找到了唯一的慰藉。他每天下午都去看她。他喜欢看着她的双手为细麻布上褶,美人儿蕾梅黛丝则在一旁摇着缝纫机的摇柄。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度过几个小时,享受彼此的陪伴。但当阿玛兰妲因他衷情不改而暗自欣喜的时候,他却猜不透她那无法捉摸的秘密思绪。刚听到他归来的消息,阿玛兰妲心中就无比焦灼。但当看见他混在奥雷里亚诺•布恩迪亚上校的卫队中进门,看见他被严酷的流亡生活折磨得脱了形,因岁月流逝和遭人遗忘而愈显衰老,因汗水和尘土而污秽不堪,左臂悬着绷带模样丑陋,甚至还闻到他散发出牲畜的气味,她险些因幻灭而晕倒。“上帝啊,”她想,“这可不是我盼的那个人。”但第二天他再次登门时,已经剌须沐浴,髭髯散发出薰衣草的香气,臂上染血的绷带也不见了。他给她带来一本散发着珍珠光泽的精装祈祷书。

“男人真是奇怪,”她这样说,因为想不出别的话来,“反对教士打了一辈子仗,到头来还送人祈祷书。”

从那以后,即使是战事最激烈的时日,他仍然每天下午来看她。有很多次美人儿蕾梅黛丝不在,他就负责转动缝纫机的摇柄。阿玛兰妲面对这个男人表现出的恒心、忠诚和温顺不知所措——他虽然大权在握,但总是将所有武器留在客厅,寸铁不带地走进缝纫间。四年间他多次求爱,她总能找到办法拒绝却不伤害他,因为她虽然不再爱他,却也离不开他。美人儿蕾梅黛丝似乎对一切都无动于衷,且被认为智力发育迟缓,却为这痴情感动,自愿帮赫里内勒多•马尔克斯上校说项。阿玛兰妲突然间发现,自己一手抚养成人的小女孩刚刚步入花季,就已出落成马孔多有史以来最美丽的女子。她感到当年对丽贝卡的那种仇怨在心中苏醒,于是祈求上帝不要让自己走上极端盼望她死去,同时将她赶出了缝纫间。就在这个时期,赫里内勒多•马尔克斯上校开始厌倦战争。他对阿玛兰妲百般劝说,表露出深沉蕴藉的无限柔情,甚至不惜为她牺牲自己用锦绣年华换来的荣光,但却没能说服她。八月的一个下午,阿玛兰妲在彻底拒绝了这位坚毅的追求者后,再也无法忍受执拗性情的重压,锁在房间里为自己孤独到死的命运痛哭起来。

“你我都忘掉对方吧,”她对他说,“我们已经老得不适合谈这种事了。”

那天下午赫里内勒多•马尔克斯上校收到了奥雷里亚诺•布恩迪亚上校的电报。那是一次例行公事的谈话,没有为胶着的战局带来任何突破。谈话即将结束时,赫里内勒多•马尔克斯上校望着荒凉的街道、巴旦杏树上凝结的水珠,感觉自己在孤独中迷失了。

“奥雷里亚诺,”他悲伤地敲下发报键,“马孔多在下雨。”

线路上一阵长久的沉默。忽然,机器上跳出奥雷里亚诺•布恩迪亚上校冷漠的电码。

“别犯傻了,赫里内勒多,”电码如是说道,“八月下雨很正常。”

Tagged with:  
W

贝壳

On 2020/06/07, in 生活, by Blxc

失眠就像星夜在海滩散步,很想睡去却又无处可躺,只能一路走一路捡拾着被冲上岸边的琐碎记忆。

 

2020年06月08日

02:53:52

Tagged with:  
W

Happy new year

On 2020/05/23, in 生活, by Blxc

Forever young

Forever 18

Forever kindness

Be strong and powerful  enough to do that

2020年05月24日

03:44:37

Tagged with:  
W

耳朵烫

On 2020/01/05, in 网络, by Blxc

好久没用耳朵烫了,中学的时候经常有,上次是啥时候来着。那时候总是要贴身桌子才能凉快点,奇怪。

2020年01月06日 01:54:38